Konan _Love_

永恆柯南腦粉✨
本命赤新,副命透新
All新賽高💖
文走搞笑风居多,请笑纳

感情15题─赤新(下2/2)

*本人是超级文渣
*虽然是文渣但勇敢尝试中长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赤井秀一!你是笨蛋吗?!」

 

镜头一转,便回到了最初的画面,狼狈的工藤新一与被骂作笨蛋的赤井秀一在机场对峙着,完全不在意旁人眼光以及站在一旁格外尴尬的茱蒂与卡迈隆。

新一瞪着赤井不停喘气,感觉还有话想说,不过刚从出租车下来就在机场内跑了大半圈,好不容易找到人了,可是最后一丝力气全出在刚刚那一声怒吼了,只能继续用自己那埋怨的眼神瞪着对方。


「小鬼你怎么没去上课?」赤井丢出一句完全不适合目前这个气氛的话,不过这的确是他心中疑问的其中一个点便是

「请假了.....」虽然眼神极度不友善而且气息还是很乱,但新一还是乖乖地回了话

「.....说过好好上课就好不用过来送机的」

「谁说我是过来送机的?我是来找你算帐的!」终于喘过气的新一挺直了身子,口气就像真的是来讨债一样,手伸进口袋取出手机点了点,然后毫无预警地将手机扔向赤井,不过赤井还是不慌不乱地接下,倒是对新一第一次对自己如此粗鲁感到讶异

赤井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机,是张相片,画面是夜晚里一台红色保时捷停在工藤宅旁边的街道,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带着针织帽的男人坐在车内

「那张照片里的人,是你吧!不要装蒜,车牌也拍得清清楚楚....是志保传给我的」

是的,新一从志保那收到的便是这张相片与一段文字──


“偶尔也看看自己家旁边啊笨蛋”


「一开始你都是直接停在门口前的那条街道,那次被我发现后就没再看到过你,我原本推测你会改在阿笠博士家旁边,却也没看到你. ...没想到你是停在那里...」新一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了,一是因为得这样坦言自己一直默默地在期待赤井的到来很是害臊,二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感情的智商真的是低到无地自容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停在那儿了吗?」

「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可是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小鬼,我今天就要回美国了」

「我知道....」听到本人说出这句话,新一一震鼻酸,眼眶也无法控制地开始凝聚水气

「我总有一天必须离开这里,不管是为了要回美国还是有必须冒着生命危险去解决的任务,因为我是名FBI」

「我知道....」

「所以我只是想....在这得来不易的平静日子中,在不会越线但是最近的距离守护我喜欢的人...」

 

赤井走近新一,伸出手温柔地抹去那不知何时偷偷从那美丽蓝眸流下的泪珠,而望着新一的绿眸中充满了柔情与不舍


「那个人不是宫野志保,是工藤新一」


不放心地听到了最后一个字,新一才终于投入了一直向往的怀抱之中....

「我也喜欢你.....」眼泪溃堤,声音也颤抖的不成调,新一还是坚定的说出了那句话

虽然自己忍耐那么久的辛苦都白费掉了使得赤井深深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紧紧搂住了怀中可怜的人儿,并在心中承诺绝对不会再让他难过,也不会再放开他了......


「那个,工藤君、赤井先生...我真的很为你们高兴不过我们还在机场内而且飞机快要起飞了,然后茱蒂小姐感觉也快哭到岔气了.....」


甜蜜的气氛被卡迈隆一句话瞬间打破,新一跟赤井朝周遭一看,路过的人的确都在用异样的眼光投向他们,旁边的茱蒂哭的比新一还要凄惨,还边不停说着「太感动了」

两个人只好尴尬的默默放开彼此,简单的几句道别之后FBI三人便走进验票口,离开了日本,宛如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不过──

 

(三年后)


_美国FBI总部_


「欸欸欸今天有个新人要来耶!听说那个人所有的测验结果都是顶标,可是才年仅21岁耶!」员工A

「你不知道吗!那个人就是工藤新一啊!」员工B

「工藤新一....不就是几年前那个重大案件的最大功臣吗?!他不是侦探吗怎么会跑来FBI?」员工C

「呿!你都不知道吗?人家可是为爱而来的~」员工B

「真的假的!好痴情喔!我们局里最有魅力的...难道是茱蒂长官吗?」员工A

「才不是!我听说啊~是赤....」「在聊什么天啊!午休时间不是结束了吗!」

「茱蒂长官!!不好意思我们这就回工作冈位!」三名员工被骂后立马夹着尾巴离开,虽然瞄到了茱蒂身后的青年,不过还是识相地尽速离去没有多话. ..

「抱歉啊新一!你跟秀的事在我们局里好像慢慢传开来了」茱蒂转身对身后的人说道

「嘛...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过被人这样讨论感觉还是蛮怪的哈哈」新一也只能干笑,毕竟从分开后开始赤井一有休假就往日本跑,自己也是学校放假就会来美国然后乖乖待在赤井的家度过悠闲的假期,在说当初高中毕业后答应了詹姆士的邀请决定加入FBI时跟赤井闹得天翻地覆,两人冷战了好一阵子,不过自己还是毅然决然地跑来美国并通过了所有测验,虽然中间自己的死神体质带来了一些麻烦还被绑票,还好赤井虽然跟自己冷战但不会不管恋人的死活,听说他是在开会中途听到消息就夺门而出去救人的,也是因为这件事自己跟赤井的关系才慢慢浮出台面...


「慢慢习惯吧!这里就是秀的办公室,那我先回去处理事情了」

跟茱蒂道谢然后看着对方搭乘电梯离去后,新一转身面对眼前的门,手握上手把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要开门进入时门却打开了


「不进来在干嘛?第一天上工太紧张了?」赤井带着淡淡的笑意调侃自己的恋人

「你很闲嘛长官,居然偷听门外的声音...对我很紧张,怕长官为了让我离职就待我不好」新一瞪着半月眼走进对方的办公室说着

「你知道我不会...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吗?我无法跟你保证不会再有第二个组织出现」

赤井认真的眼神投入新一眼中,新一不自觉地在心中吐槽这男人怎么比自己的老妈还会操心,但还是伸手握住那长年紧握枪枝、满是老茧的手,带着坚定的眼神重新看向对方


「有你在,我就不会害怕」


不要求对方保护自己,而是希望自己也能给对方依靠

只是想要跟自己所爱之人并肩作战

只是想要对方在自己身边


爱其实就这么简单


赤井露出跟新一在一起之后越来越常见的笑容,回握住那温暖的手然后稍稍用力将对方拉近自己怀里,紧紧拥住这得来不易的幸福....


END


========================================

赤新篇完结洒花~~~

这篇故事我其实想写得再沉重一点

可是这样会不知不觉越写越长

所以中篇可能是我目前的极限了 应该说连中篇都还是写得有点凌乱

我会继续努力!


降新篇我还在努力思考中 大致上的内容我是拟定好了不过真要写出来又意外的难##

感情15题─赤新(下1/2)

*本人是超级文渣
*虽然是文渣但勇敢尝试中长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新一!!」


「喝!!吓死人了!干嘛突然大叫啊兰!」

「还问我干嘛?吃午餐了!看你还像个痴呆老人一样坐着才好心来叫你的,真是好心没好报。在想什么那么认真?」

「才...才没有在想什么呢...不是要吃饭?走吧」新一边回避小兰的眼神,边从座位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奇怪的人...等等我啦新一!要去顶楼吃吗?我跟你说今天的便当我可是下足了功夫......」

一路上小兰自顾自地说着自己准备的菜色,也没发现身旁的人丝毫没有听进去半个字,眼神茫然的看起来就是一副完全放空的模样,但其实工藤新一的脑袋此刻是非常混乱的,全因为早上收到的一则讯息──


美国总部有事要处里,得先回去了,明天中午的班机

 

好好上课,再见。

 

                                                               赤井秀一


一开始看到这封讯息新一还默默地在心中吐槽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传简讯,然后才想起来彼此并没有对方微信的帐号,所以当他意外发现志保有赤井先生的微信时,自己内心可说是天人交战,很想要赤井先生的微信而且很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常常聊天,但自己始终拉不下脸开口。

然后等到自己想到都还没有他的微信就要分别了这件事后,整个上午脑袋里满满都是『赤井秀一要离开了』这几个字


赤井秀一要离开了。


其实真要问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对方的,新一是无法回答的,因为他只知道是当时自己跟志保服下解药恢复到原来的身体之后,赤井主动上前搀扶从房间出来虚弱的志保,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的模样很是登对,但新一看着那个画面却发现了自己心里的不畅快与那迅速闪过脑袋的想法──真希望赤井先生旁边的人是我。


一开始觉得对方跟自己很合拍,两人默契十足,是一起面对了很多事的战友。明明一直都认为对方是战友,然而又是何时对方变成了『喜欢的人』呢?这个问题新一还是回答不出来,只能说爱情总是来的突然,但这次邱比特竟然为自己射中了一位男性,新一原本心里很挣扎,也尽全力否认过,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萌芽的爱情也日渐茁壮,直到新一无法忽视。


不过事实总是残酷的,喜欢的人不一定也会喜欢你。

爱情就算萌芽了,也不一定能开花结果。


当自己还是柯南的时候,当他还是冲矢昴的时侯,会让他借住自己家的理由是因为自己明白他想保护的人是谁。那个男人的执着与真诚,新一感受的到,就像即使志保已不再受黑衣组织威胁,他还是会在最近的距离夜夜守护。


所以新一从来都没打算告白,因为知道对方心里的那个位置不是属于自己的。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直到两个星期前得知他们准备要回美国时,还是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就要将那四个字脱口而出之时,被赤井硬生生打断了,对方甚至还刻意提到降谷零。

看到对方回避的眼神,新一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台阶下,其实当下他很是想哭的,但还是为了对方着想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从那一次之后新一便尽可能的不接触赤井的事,就连茱蒂约他出去也是找借口回拒,原本想说这一个月自己会好好收心,然后在他们离开前让赤井看到一切都没事的工藤新一。

然而明明听到消息是月底才要离开,却在半个月还不到的今天收到这则讯息,新一的脑袋跟心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爆炸,在中午那短暂的清醒之后,便继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今天。


「新一!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咦...什么?抱歉兰我刚刚放空了一下哈哈哈...」

「什么一下,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在放空,搞得好像我在跟空气讲话一样。我刚刚说,你今天好像很累就不用送我了,你赶快回家吧!」

「啊....抱歉可能是因为我昨晚熬夜看小说,对不起啦兰,谢谢妳」

「我就知道!好啦那我先走了,你赶快回家休息吧!Bye-bye新一!」

新一看着小兰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之后,便踏着缓慢的步伐前进着,好似这样慢慢走时间也会变慢,明天也就能晚点到来。

 

但太阳还是无情地下了山,新一也抵达了工藤宅.......

 

「...唉...」

「站在门口前叹什么气呢大侦探?」

「志保?」新一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发现志保站在阿笠宅门前,像是早早就站在这儿等人一样

「怎么了?妳在等人?」

「对啊,而我等的那个人竟然直接无视我就想进门呢!」志保瞪着半月眼朝新一走来

「咦?找我干嘛?我先说我今天可没心情帮妳写什么问卷还是身家调查的东西」新一也回送一记半月眼给眼前的女人

「喔?没心情?那看来你知道了啰?」

「知道什么?」

「赤井秀一他们要提早离开了」

空气随着志保的语落瞬间凝结,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新一此刻心中其实最在意的点是赤井果然有跟志保说离开一事,以及往后赤井与志保的关系会变成怎么样....

「呃...我有收到讯息...是說妳应该会去送机吧!请代替我跟他们道别啊!」新一整顿好心情开口道

「....我说啊,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志保眯起眼睛盯着新一问道

「误会?没有啊!抱歉今天功课有点多,先这样了!」刚说完新一就赶紧从书包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将志保以及一切是非都隔绝在门外不想再面对。


那天深夜,刚打完一份研究报告正准备要回寝室的志保从窗户看到新一的房间灯还是亮的,然后紧接着听到细微但很是熟悉的引擎声后边摇头边叹了口气


「唉...真是需要照顾的两个人」


————————————————————————


「新一,下一节要换教室了,走吧」

「嗯...」

「怎么感觉你今天还是很没精神啊?才第二节课而已耶!你昨晚又熬夜看小说了吗?」

「嗯...」

虽然不是因为看小说,但新一昨晚的确熬夜了,跟志保道别后他连晚餐也没有吃,降谷传给他的讯息他也完全没看,洗完澡后便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了一整夜。工藤新一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是个心胸如此狭窄的人,居然忌妒起志保,应该说自己有什么资格吃醋?人家赤井心中所爱的本来就是志保,自己只不过是他曾经的战友,只是他人生中的其中一名过客......


「嗯?新一你的口袋在亮耶!是不是手机有讯息啊?」小兰打断新一的思绪问道

「嗯?....志保...?」新一从口袋取出手机一看,竟然恰好就是自己忌妒的女主角所传来的微信不免在心中打了一下冷颤......

「这是......抱歉兰!我有急事帮我跟老师请假!」话刚说完新一便冲下楼梯也不管后头小兰的叫唤,急急忙忙冲出了校园,在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我要去机场!请开快一点!」


(待续)


========================================


看到1/2的亲们请表打我##

对不起 这篇文真的出乎我意料的长只好分段分段再分段##

是说其实结尾已经修改好了但既然都分两段了那就也分两天发好了####

然后很抱歉赤新系列居然从八月初拖到八月底才完结,因为大学的事比我想像中麻烦很多,而且我开始打工了,结尾也是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一次给它修改好

明天赤新篇完结 谢谢亲们不嫌弃♥

感情15题—赤新(中)

*本人是超级文渣
*虽然是文渣但勇敢尝试中长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其实赤井秀一都知道。


虽然很多人都嘲笑他低情商,但好歹也是有过两段感情的男人,他明白自己有这样傻傻付出的理由,而他其实也知道新一喜欢的人是谁。
两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长久下来激发出了无人能敌的默契还有那不应该有的情感。
虽然现在没有理由可以天天见面,但自己还是默默跟着他、守着他,眼神不曾离开过新一,所以他不可能没发现新一那美丽的眼眸总是偷偷地望向自己,也知道自己只是站在他的身旁便能发现对方那强装镇定的精致脸蛋跟还是不小心泛红的耳朵,更不会不知道每次聊到志保的事时,他总要说出那些故意调侃的话以及硬是展露不自然的笑容的原因。


工藤新一同样爱慕着自己。


不过,对方的低情商已达到无可匹敌的境界了,而且对方始终认为自己爱恋着前女友的妹妹,这便是让他最无奈的一点。
虽说其实只要自己踏出那一步,只要自己主动,便能让新一看到自己的这份心意,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
他是名FBI,自己的周遭总是充斥着枪林弹雨,甚至没有人能保证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黑衣组织等着自己去对抗,他亲眼看过太多身边的人死去了,自己也曾面临过死劫还是幸亏有遇到当初那小小的侦探才得以捡回这条命,说他懦弱也好,说他胆小也罢,但他唯独就是无法冒险让新一来到自己这混沌的世界。
再说新一的身边有更好的选择,虽然以前常把他当成新一身边的苍蝇之一,而且因为当初那些误会所以两人总是针锋相对,但,他也是唯一自己能够放心将新一交给他的人。
无论如何,新一所选择的不能是自己。


(微信上)
赤井:我不明白妳传这给我的意义
志保:你要继续这样我没意见也不会干涉,只不过我最近得知你们FBI下个月就要回美国了,工藤还不知道吧?
赤井:嗯
志保:我相信工藤会希望你亲口跟他说。很晚了我要睡了!那份文件你就当我传错人就好,再见

真的是跟她姐姐一点也不像。
赤井无奈的笑笑,收起手机坐在车内继续抽他的烟。继续守着工藤新一。
他只是希望剩下的一个月能在最近的距离陪着他。


隔天___
「Cool kid!这里这里!」
「好久不见茱蒂老师!请不要再叫我Cool kid了,怪害臊的」
新一拉开茱蒂对面的椅子边无奈的笑道
「抱歉抱歉习惯了,你也别叫我老师了,啊!我帮你点了咖啡喔!」
「谢谢妳,不过今天怎么这么难得找我出来?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都差不多了,预计下个月就能结束了,所以想趁现在赶快来见你啊!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了!」
「欸....?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吗?秀那家伙!明明每天往你那儿跑,请他带个话都能忘!这不是重点....新一,我们下个月就要回美国了」
「........下个月....?那赤井先生他.....?」
「他也会回去,新一啊!你以后去美国要记得跟我联络喔....秀?!」茱蒂讲的正哀伤但一看到新一背后的来人忍不住惊讶道
新一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人,立刻像以往一样被对方的绿眸深深吸引住,瞬间迷失,而这个特别的人要回美国了.......
「我是听卡迈隆说妳约他出来的,不好意思,我想跟他聊聊」


————————————————————————


「到了,下车吧!」
「这里不是.....」
「没错,是你捡回我这条命的地方」赤井点燃了一根烟,缓缓抽了起来
「你说得太夸张了,我只是....」
「你听茱蒂说了?我们下个月要离开」
「....听说了」
「是吗.......」
话题终止,两人陷入一片寂静,只是默默地望着彼此。
「呃....你放心我会替你看着志保的....」最先将眼神移开的,是新一
「.........我知道你会」因为你总是担心别人的安危却忘了自己的。赤井没有将这段话说出口。
而只听到那段回答的新一身体明显地僵了一下,赤井也发现了,但他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赤井先生」新一重新看向赤井,眼神坚定却又藏着一丝丝不安
「........」赤井没有应声,只是望着新一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我.....我喜」
「小鬼!」察觉不妙,赤井立刻打断了新一
「欸....?」
「我前天看到你跟那个公安一起走在街上.....」
「呃.....是的,那天他休假说要买食材做点吃的就约我一起去...」
「这样啊.....以后你有案件别自己埋头猛冲,记得先跟他讨论,有事就请他帮忙也比较安全,我想只要是你提的他都会尽力帮你。」说着这些话赤井是心痛的,他又何尝不希望自己是新一身边那个被依靠的人,但他并没有那个资格。
「...........我知道了.......赤井先生我接下来还有事你可以尽快送我回家吗?」新一不是笨蛋,不会不知道赤井这是在给他台阶下同时也是在回避他。
然后他们一路上都不曾再说过一句话,直至抵达工藤宅....
「谢谢你送我回来赤井先生,你们接下来应该会很忙吧!到时候如果我有空会去送机的」
「没关系,詹姆士订的日子是平日,你就乖乖去上课吧」
「........这样啊,真可惜......啊对了听茱蒂老师说你还是每天都有来这里,不过我很久都没有看到你了啊?」新一想要缓缓这讨论离别的尴尬氛围,然后便想起茱蒂说赤井天天往这里跑的事
「.....嗯」
「那你都在哪?能看到阿笠博士家的地方就只有旁边跟前面的街道啊?你之前都是停在前面的那条街......可是我也没有看到你在旁....!啊没事!不好意思我先进去了!赤井先生再见!」差点透露自己有在观察赤井的到来这件事,新一赶紧收口,匆匆忙忙道别便溜进家里。
「呵呵...」赤井看着新一狼狈的临阵脱逃,很是没良心的笑了出来,但不一会儿便收起了笑容,心里满是复杂的望着已经没有人在的庭园...


「因为我守着的不是她,是你。」


(待续)


========================================
赤井好自恋你又知道人家新一喜欢你了###
很想再把赤井内心的胶着跟天人交战描写的更沉重一点,但我文笔不行##
我会持续练习!希望亲们能多指教😘
结尾已经成形,再修改一下就会发上来!

感情15题—赤新(上)

*本人是超级文渣
*虽然是文渣但勇敢尝试中长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赤井秀一!你是笨蛋吗?!」


一声怒吼响彻在机场里的每个角落,人们纷纷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而很是惊讶的是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关东地区有名的侦探——工藤新一,跟以往在电视报道上那才气焕发的模样完全相反,只看到他弯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汗水不停地从他漂亮的脸庞滴落,可想而知这之前他一定是非常紧急的赶了过来。群众再将视线移到被怒斥的人的方向,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女的光用看的就知道不是本国人,而其中一个男的身材高大壮硕应该也不是日本人,另一个则是戴着一顶针织帽长相俊美但散发一股寒气的男人。从另外两个人的表情来看,被骂为笨蛋的赤井秀一正是戴着针织帽的男子,对方脸上看似没什么情绪,不过却能感受得到,他是惊讶的,并且以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看着他眼前那位只能用狼狈两个字形容的工藤新一。
那些人可能不知道,这三个人其实都是FBI,而且他们三个月前才解决了一件国际大案子并且将那让各国警方闻之丧胆的黑衣组织彻底瓦解,他们也不会知道其实那名工藤新一是这件事的最大功臣,而且过程都是以一名小学生的身份在暗地帮忙。
说来奇怪,这样一个合作的关系,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画面呢?
事情的源头要追朔到上个月——

 

那晚,就夏天而言是一个冷的异常的夜晚,与白天的烈阳高照形成强烈对比,让街头上的人们纷纷因无法适应这突然的温差而早早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使得街上显得格外冷清。
不过却有一个人,靠着一台红色的保时捷,仰望着因为光害一颗星星也没有的漆黑的天空,不疾不徐的抽着手中的烟,看不出有一丝丝畏惧低温的模样,他是赤井秀一,FBI的王牌,而他的所在之处正是工藤宅与阿笠宅位于的街道,这是他在那个人恢复身份后的习惯,每天晚上都会过来默默守着屋里的那个人,一直到隔天的清晨他才会离去。
而工藤新一是在他已经持续这样五天了才发现的,那时他对他这样说:「赤井先生,组织已经瓦解了残存余党也都顺利抓到了,你就不要担心灰原不对..是志保了,而且还有我跟阿笠博士在啊!」当时他什么话都没有回只是默默看着新一,那之后他还是每晚都来,只是换了一个新一不会發現的地方。当然茱蒂他们也都在疑问明明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为什么他还是要坚持这样守着那里,但也因为疑问从来都没有得到解答所以也就不再追问与干涉,让他继续这样的行为。

 

原因其实很简单。

 

就在他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的那一刻,口袋里的手机放出了震动,拿出来一看,屏幕上那显示的名字让他心里很是诧异——宫野志保。
虽说她在知道事情的一切真相之后比较没有那么排斥他了,但主动传讯息这倒是头一遭。点进去是一份文件,待文件加载完成以后内容更是让赤井不解,因为那是一份问卷,说是问卷但里头的问题还比较像是要身家调查,而填写这份问卷的人是工藤新一,再怎么说他也是个FBI,一个人的资料什么的他只要电脑打开就能知道,所以新一的事他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他不该知道的他也知道,实在不瞭解志保为什么要将这份文件传给他,不过他还是一一的将每一个问题与新一的回答都看完,而有些可爱的问答让他的眼神柔了几分,嘴角也很不明显的上扬了一点。不过,当他滑到接近尾声的地方时,他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

 

[21]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

 

(待续)

 

========================================
我原本真的没有想要让这篇文变中长篇的#
一开始秉持着一篇了结的信念去打这篇文,我发现越打越歪😂
然后狠下心Delete重新来过,我发现越打越长😂
不过已经说好八月初要发上来了,所以我就选了一个段落先发了#
我要许愿这个系列的五篇文能在今年结束##

楔子⚫感情15题—all新(这篇先占标签慎入)

*本人是超级文渣
*因为是文渣所以只敢发超级短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微信上)((不好意思我不会用微信生成器##
志保:大侦探在吗?
新一:?
志保:我这里有一份问卷,帮我填一填
志保:(传送了一份文件)
新一:这什么啊?
志保:别管那么多了,填完传给我啊!还有感情题那里要认真回答喔!
新一:啧...知道了!

__问卷内容__
個人题x10

[01] 你叫什么? 
        工藤新一
[02] 你的绰号?
        好像没有
[03] 你的血型? 
        A
[04] 你的星座?
        金牛
[05] 你是男还是女?
        男...
[06] 你几岁? 
        17
[07] 你住哪里? 
        米花町
[08] 你的学校?
        帝丹高中
[09] 你有沒有手机?
        有 
[10] 承上,那是多少? 
        妳不是知道吗?

朋友题x10

[11] 你最要好的朋友(限一个)?
        服部
[12] 你最讨厌的人(限一个)?
        没有的样子。不过我觉得某个喜欢半夜溜进我家的怪盗很想被我讨厌....
[13] 你最正的女性朋友(限一个)?
        贝尔摩德...不算朋友可以吗?
[14] 你最帥的男性朋友(限一个)?
        赤井先生吧,拿枪时真的很帅,而且腿很长我很羡慕
[15] 什么样的女生你最讨厌?
        爱慕虚荣
[16] 什么样的男生你最讨厌? 
        不负责任
[17] 你的好朋友有谁(不限)? 
        这可以略过吧?妳都知道了啊!
[18] 你经常和哪位朋友出去?
        最常...应该也是服部
[19] 你身边最蠢的朋友(限一个,不能自己)? 
        快斗
[20] 你身边最可爱的朋友(限一个)? 
        小兰

感情题x15

[21] 你有沒有喜欢的人? 
        有...
[22] 如果有,那他叫什么? 
        我认真回答,是秘密
[23] 如果沒有,那你希望什么时后有另一半?
        其实我没有差耶,三十岁?
[24] 到目前为止,你跟多少人告白过?
        1个
[25] 到目前为止,你被多少人告白过?
        情人节收到的情书算吗?
[26] 到目前为止,你交过多少个男/女朋友?
        0个
[27] 你现在有另一半吗?
        没有
[28] 你最好的同性朋友跟你告白你会怎样? 
        呃...我无法想象
[29] 你初恋情人突然跟你告白你会接受吗?
        我跟小兰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
[30] 你为什么会喜欢你现在喜欢的人?
        没有为什么吧...就是喜欢上了
[31] 你跟你的另一半牵手过吗? 
        我还没有另一半啊?
[32] 你跟你的另一半抱或亲过吗?
        同上
[33] 你跟异性牵过手吗? 
        有
[34] 是谁,什么关系?
        小兰跟志保还有我妈,朋友关系跟母子关系
[35] 现在有人在追你吗?
        好像没有
————————————————————————————————————————————————
新一:(传送了一份文件)
志保:真有效率
新一:所以可以跟我说这到底是要做什么了吗?身家调查?
志保:你之后就会知道了,好好期待吧!
新一:为什么我有不好的预感....

========================================================================

对不起是个不明所以的楔子##
之后的五篇文都是单独的,只是楔子一样而已
暂定赤新>降新>快新>平新>琴新这个顺序发文,第一篇预计在八月初赶出来
不过后面三篇应该会花一段时间因为不是我常接触的西皮,会努力让文章至少能看的##
是说这问卷其实是前几年很流行的点名游戏不知道有没有人也玩过哈哈

神马?!新一去约会?!!—all新

*本人是超级文渣
*因为是文渣所以只敢发超级短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今日,看似是个平凡的一天,其实有件惊天动地的事正要发生.......

「我说,我们家新一可是个大忙人,平日要上学,难得的休假日没遇到什么事件就要可喜可贺了,所以你们这些人不要自己一有空就往新一家跑啊,根本严重打扰到我们家新一了!」
这段话出自于目前站在工藤宅门前的黑羽快斗同学之口,正被他训话的人有三位,一位是FBI的王牌赤井秀一,一位是正在波洛咖啡厅打工但其实是日本公安的安室透本名降谷零,而最后一位是有事没事就爱从大阪跑来找新一玩的服部平次
「黑羽,我觉得我们之中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正是你,然后可以请你不要再自称新一是你们家的了吗?我听了不是很舒服」((安室桑你的重点原来是那句#
「就是嘛!不知道谁上次才因为在半夜溜进工藤家的,结果工藤整整不理他一个礼拜哈哈哈哈哈」
「可恶......」快斗表示自己无法反驳
「不过,都按了几次门铃了,小鬼不在家吗?他没有跟我说今天要出去啊...」
「真可笑,新一有什么理由要跟你报备呢?FBI」
浓浓的战火瞬间点燃,安室与赤井互瞪着对方,好似下一秒就要开打,但一道轻柔的声音瞬间浇熄了这火苗——
「找工藤的话他出去了喔!去约会。」小哀,应该说志保从阿笠博士家探出头来对着四个大男人喊道
............................................
「嘛!一定又是跟小兰出去了!唉今天只好打道回府了」安静了片刻后平次率先打破沉默
「可恶.......好不容易新一又理我了想说今天约他出去玩的....」
「......我回去了」赤井说完转身就要走,面无表情的但眼神疑似有点落寞
「真是可惜啊....今天波洛没班的啊.....」
「不是小兰,是个男的。」
............................................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神马?!!!!」」」

~~~~~~~~~~~~~~~~~~~~~~~~~~~~~~~~~~~~

「这里是大阪纯黑炭,目标正往米花公园前进,旁边的混蛋无法确认身分请改采用偷拍计画,我先持续跟蹤,over」

「这里是捲毛眼影男,已先抵达公园寻找制高点,大阪纯黑炭请密切跟蹤,如目标临时更改路线请立即通知,over」

「这里是砲灰没有之一,已乔装完成并前往公园中,会试着接近目标并偷拍混蛋照片,over」

「这里是假绅士真黑皮,已侵入公园的监视器,拍到照片请立即上传,如遇紧急状况请赶回阿笠总部」

「志保啊...他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又是借跟蹤道具组又是借我们家做什么总部的...」
「博士你放心,就安静的看好戏吧!」志保露出了她经典的半月眼兼撇嘴笑

~~~~~~~~~~~~~~~~~~~~~~~~~~~~~~~~~~~

「这里是大阪纯黑炭,目标已抵达公园,请砲灰没有之一准备出场,,over」

「收到!over」

「这里是假绅士真黑皮,卷毛眼影男你就定位了吗?over」

「这里是卷毛眼影男,已就定位,看到目标了!混蛋进入射程范围,请下达开枪许可,over」

「别急!先等砲灰没有之一拍到照片上传了再开枪,over」

「志保啊!他刚刚说开枪啊!真的没问题吧!」
「放心放心,你等着看」

「这里是砲灰没有之一,我要上了!!」

「等等!砲灰没有之一!请先描述你的装....扮....他是白癡吗?!」在看到那个步入监视器画面并走往新一所在位置的窈窕身影后安室怒吼道

「.......请下达开枪允许,我先毙了那个白癡」从赤井的口气可以听出他也难得的动怒了

「我说....我们还是先撤退吧!别理那个白癡了」

「.......同意」

「没办法,你们两个快回来吧!」

「欸等等!!怎么了我装扮不好吗?!欸欸欸!我都走到这里了...」
「小兰?」
「...........好巧啊!新一!」
「巧什么啊!妳不是今天有空手道比赛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呃那个....」
「小兰好久不见了!今天真是谢谢妳了!」被称为混蛋的男子说道
「呃哪里呵呵呵.......」(你哪位?!呃不对,有点眼熟....
「所以呢?空手道比赛呢?呃...抱歉有电话........小兰?!」看了一眼来电是正站在眼前的小兰,新一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兰"接起了电话......
(死了!!快斗在心中OS
「那个......小兰正在跟工藤通电话....?」混蛋一脸疑惑的看着“小兰”
「那个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
正当快斗脚底抹油想溜时,手臂却被新一快狠准的紧紧拉住...
「恭喜了啊!那先这样!掰」新一挂断电话,扬起帅气却很是阴森的笑容
「小兰得到冠军了呢!你要不要恭喜她一下啊?快 斗 ?」说到快斗时,那语气真的会让人觉得自己来到地狱的深渊了
「呵呵....呵....你发现了啊...哈哈」
「呃那个,工藤,不好意思.....你说她是快斗......?」
「抱歉啊京极,我有点事要处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不好意思先告辞了!」话刚落新一便拉着人转身离去
「呃没关系,再见......」
「京极.....京极真!!不就是那个谁的男朋友吗?!卧槽跟蹤这么久结果全是误会?」
「喔~跟蹤很久啊?真是辛苦你了呢?」
「呃...新一你这样讲话好可怕.....不对!!不只我!!大阪来的跟那两个互看不顺眼的都有参一脚喔!!真的!!相信我啊啊啊啊!」

快斗君,请节哀顺变。。。

数日后__阿笠博士家__

「所以说,因为小兰小姐没有空才会请新一带那位京极真去绕绕米花市好决定要跟他的女朋友园子小姐的约会地点是吗?不过根据我的调查,那位京极真不也是在这附近长大的吗?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杯户市」安室抿了一口茶,问道
「嘛!他都在国外生活几年了,可能是对这里有些生疏了吧!」志保淡淡的回答
「搞什么嘛!当时听你说工藤去约会还是跟男的害我心脏都快吓出来了」
「感觉最近好平凡,想说来点乐趣嘛」志保毫不避讳的说出心里话还附送一个贼笑
「不过如果我们也落到那种下场可就不有趣了」赤井边说边看向窗外,看到一个人在工藤宅门外哭喊着...

「新一啊啊啊!!我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啊!也别把我的通讯都拉黑啊啊啊!!新一啊啊啊!!!」而这人正是黑羽快斗,砲灰没有之一

「让他这样也是蛮不好意思的,但有好戏看真的很开心」志保抿口茶
「同意」大家都抿口茶

「马蛋!!!你们这群叛徒!!!」快斗君仰天长啸,但新一始终连吼他一句吵死了也没有....

米花町今日没有事件发生,真是和平###

==================================================

很想问自己,我只能打出虐斗子的文了吗###
其实很想要打出一篇正经!单西皮!有深度的文章
但那不是我的个性我的文笔也不好所以放弃##

老样子,亲们不用太认真的看待这场闹剧(*´∀`)

泡妞语录—all新(极短慎入)

*本人是超级文渣
*因为是文渣所以只敢发超级短篇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超级小段子,其实连段子也称不上(#

(快新)
快斗:你这个小偷!为什么偷走我的心?剩下的躯体你也偷走吧!
新一:喂,中森警官吗?怪盗基德现在就在我旁边请您尽快赶来。

(平新)
平次:我中箭了!邱比特为什么要射我?难道你也中箭了吗?
新一:没有。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

(透新)
安室: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请你将我埋了吧!
新一:很抱歉我是男的而且我们住在日本。

(赤新)
赤井:我可以戒烟、戒酒、戒赌,但就是戒不掉你!
新一:你何不先将嘴上叼着的烟扔了再来讲呢?

(琴新)
琴酒:当我马子,不然宰了你!
新一:我爱你!!(#

=============================================
我终于考完兼毕业了!!!
不过接下来还是得烦申请大学的事(TOT)
是说这语录是同学传给我看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套到新一他们身上哈哈
刚回归先来个超短篇试试手感,希望亲们能喜欢❤(ӦvӦ。)

给你两条路—all新

*本人是超级文渣
*因为是文渣所以只敢发超级短篇
*目前高三今年面临大考,偶尔有灵感才来小发一段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超级小段子,不是什么正经的文(#

❨快新❩
新一:给你两条路,一是入赘到我家,二是让我做一次TOP
快斗:等等!这完全不对吧?我不选!
新一:原来你对我的爱只不过如此吗?我明白了...我要跟你分手呜呜...(新一君我怎么没看到泪水#
快斗:不不不!我选我选!我爱你啊!!可恶...如果选一的话那我岂不是就没威严抵制那些新快邪教的人了吗(没恶意没偏见),可是选二反而更加不妙吧?但只要我不讲也不会有人知道...不知道会不会很痛......可是......!
新一:............这人好烦啊

❨平新❩
新一:给你两条路,一是入赘到我家,二是让我做一次TOP
平次:呃.....工藤,有话好好说!是不是那位小姐姐又跟你打了什么赌啊?是不是名牌包?!没关系我出钱!求你别这样QQ
新一:............成交

❨安新❩
新一:给你两条路,一是入赘到我家,二是让我做一次TOP
安室:新一你来得正好,我刚刚做了一些新口味的三明治要不要尝尝?还有柠檬汁喔!
新一:真的?好我要!
安室:[Safe!]

❨赤新❩
新一:给你两条路,一是入赘到我家,二是让我做一次TOP
赤井:(盯着新一安静的抽了口烟).....
..........................
新一:(满身草莓印的趴在床上)混帐...!你这大叔体力到底为什么这么好....腰好痛.....
赤井:小鬼,你还太嫩了(躺在新一身旁抽了口事后烟)

❨琴新❩
新一:给你两条路,一是入........
琴酒:嗯?(俯视新一)
..........................
新一:这我死都不要问!!!会出人命的!!绝对!!!(哭)
灰原:嘿~真可惜,那这一季新出的包包就麻烦你啰!

======================================

快开学了赶在最后再来发一篇虽然只是小段子#
有计划情人节那天会出情人节贺文,但前提是功课量不大.......

国王游戏—all新

*本人是超级文渣
*因为是文渣所以只敢发超级短篇
*目前高三今年面临大考,偶尔有灵感才来小发一段
*绝对都是本人脑补成果,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ooc
*不喜请轻拍

今日,我们难得的将镜头转到黑羽宅,让在本人笔下总是会自然而然变成砲灰的快斗来开头......

"嘻嘻~"
".....黑羽快斗,你再傻笑下去真的别怪我转头回家"(等等路人以为我跟这家伙一样脑子都有问题,新一在心里os
"不行!!新一你自己答应我如果我上礼拜都乖乖的没有偷溜进你家,你就要来我家陪我玩一天的!!"
".....可恶.....还不是我爸妈突然跑回来说什么想家了要待个一个礼拜,有他们这对闪光夫妇我就快烦死了,哪可能再多对付你一个,不然我也不会答应你那鬼条件....."
"不管!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不能反悔!"快斗拉起新一的手,紧紧抱在怀里深怕对方真的趁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跑回家了
".....唉.....是是,今天我会好好陪你的"新一看着跟个孩子似的撒娇的快斗,无奈的笑笑,做好今天一定会累个头昏脑胀乱七八糟又腰酸背痛的心理准备((想歪的面壁#))
"嘻嘻~最喜欢新一了!啊!到我家了!......欸......那些人是谁啊?..........卧槽!!!你们在我家门前做什么啊!!!"
别怪快斗这么激动,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住在大阪的服部、追查黑衣组织的赤井以及应该正在波洛上班的安室
"嗨!你们都到啦!"新一一副完全不讶异的模样走向前跟对方招手问候
"呦!好久不见了啊工藤,真难得你会邀我来玩啊!"服部用的浓浓的关西腔宣告了因果
"小鬼,怎么穿这么少?等等感冒了"赤井大叔刚见面就开始老妈式啰唆了
"啊~幸好顺利将今天的班跟小梓小姐对调了,不然我还真是不放心如果今天我没来的话我的新一君会被你们怎么样呢!"安室一脸阳光的说出了讽刺所有在场的饿狼们,有谁就不必我多说了
"这..这到底是...新一?"
"嗯?不是你说要在你家玩的吗?在家能玩得东西就那几样,所以我想说人多热闹嘛!"好纯真的笑笑
"............."(我可是想要跟你单独相处的啊!而且如果顺利说不定还能!!!
"黑羽君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啊?"安室问道
".....没事.....人多好啊!人多好啊!欢迎你们来....."快斗骯脏龌龊的os还没完就被三道足以杀死人的冷冽眼神狠狠瞪住,让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只能认命的将所有人请进黑羽宅内
快斗啊....果然今日你还是躲不过砲灰命运啊.....我对不起你##

"呦嘻!事不宜迟,赶快来想要玩什么吧!"服部宛如在自己家一样的倒向沙发,提问
"嗯.....扑克牌?"新一认真思考后还是只想到最普通的一个
"欸~~好无聊喔"
"我有个提议,要不要来玩国王游戏?"安室君,你居心叵测喔!
"喔喔!好像很有趣!好我赞成!"
"我没意见,小鬼,坐这里"赤井比较关心新一的座位
"国王游戏啊.....好就玩这个!"(只要我耍点小手段,应该能跟新一来个亲密接触,嘻嘻嘻嘻~
"快斗,只要被我发现你出老千,你这辈子休想再跟我说一句话"仿佛看出快斗的想法,新一恶恨恨的警告
"是......"
"好!来玩吧!"服部开心的喊道

五个人各自抽了籤后,服部国王出炉
"那我要下令了!嗯~~我要2号唱首歌!"
"呃,2号是我"新一顶着半月眼站起了身
".........请问我可以更改命令吗?"
"喂!你什么意思!!"
"呃没有没有!!工藤你请唱!"
"哼.....我知道我五音不全啦,所以我就随便唱唱,我就唱蝴蝶啰!咳咳.....蝴#蝶#&*蝴蝶#^*#生的#^;&*真美丽,头戴着]>|:{“『~金丝℉々©©¥々‡身穿‖¢©‗花花‖‥©¿衣~~"
"停!停!可以了!!"众人表示我还是爱不唱歌的新一
"呿..真没礼貌,哼!"新一噘着嘴用力的坐下
"没关系,唱的不错,要不要喝点饮料"赤井大叔表示爱他就要爱他的缺点
"好,还是赤井先生最好了"
"赤井!"安室一副又要冲上前打一架的样子
"好了好了!下一局!"

"好耶!!我是国王!!"快斗兴奋的举起自己的籤宣示道
"来啰~~我想想"(哼哼,如果我没看错,我的新一应该是抽到3号....
"我要3号坐到我腿上来!..........欸?"快斗看向来人,瞬间僵化
"噗..."
"哈哈哈哈哈哈!"服部你矜持点!
"唉......这一幕我可不想看"新一扶额摇摇头道
"赤井...先生....你是3号?"
"嗯"
"那....新一你是....?"
"还是2号喔!"说着边秀出自己的籤
"黑羽君,这告诉我们还是别作亏心事的好哦!"安室这一句狠的真是毫不心软
"那个....我说错了....不是3号!不是3号!别过来啊啊啊啊!!"

※此画面过度不雅,为此打上马赛克※

"终于也轮到我当国王了!那我要....4号亲国王一下!"
"欸....我是4号"
"哇!真的?我太开心了居然是新一君!来吧!"安室开心的张开双手准备迎接新一
「磅!!」一声巨响
"卧槽!!要怎么打才能让沙发发出那种声音啊?不对......!!!呀!!!赤井先生!!我的沙发啊啊啊!"快斗看赤井突然的一拳让自己不算便宜的沙发上出现了一个凹洞而惊声尖叫
"赤井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呢?"安室对赤井那击向自己头侧深陷进沙发的一拳完全无感,带着微笑但语调甚是冰冷地说着
"刚刚不知道是谁说别作亏心事的啊?"赤井用他锐利的双眸狠狠瞪着对方
"很抱歉,我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这完全是跟几率与幸不幸运有关"
"你认为我会信吗?"
"齁~所以是要来一架是吗?我乐意奉陪!!"说完安室迅速起身握拳朝赤井挥去,赤井一个旋身躲开紧接着朝安室的右侧长腿一踢让安室狠狠撞上客厅的门,门歪了一边
"天啊!!!停!!快停啊!!"快斗眼见自己的家一步步朝废墟迈进,一个箭步上去试图要分开缠斗的两人
"哦哦!要来个大乱斗吗?我也要加入!!"服部战士也上场了
"........早知道不找这些人来了.......不......早知道我就不要来了........."新一欲哭无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

初五去朋友家,玩到国王游戏后涌进脑子的想法,不过要表示一下我们玩的很单纯的哈哈!
整篇好像没有什么糖吃比较像是单纯在虐斗子😂
新年就让这篇带给大家些许的欢乐吧!迟来的新年快乐💖

占tag了#
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有多开心💖
今夜也不用念书了来好好沉静在一点抹茶大笔下的赤新吧!